河图洛书

 
 

河洛就是黄河和洛河。河洛地带以洛阳为中心,包括郑州、新郑、新密、禹县、登封、荥阳、巩义、汝州、伊川、宜阳、嵩县、孟津、新安、渑池、济源、温县等区域,是中华文明最初形成的地方,也是中国古代社会,生产力最为发达的地方。因此,史学上有“河洛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源头”的说法。提起河洛文化就一定要谈到“河图洛书”。

相传,名列“三皇五帝”之首的伏羲曾见龙马负图出河,称之为河图;夏禹治水时,洛河水中浮出了神龟,背负文字,有数至九,大禹用它作成九畴,称之为洛书。后来,人们就以:“河出图”、“洛出书”表示太平时代的祥瑞。

河南省孟津县,有龙马负图寺,始建于晋穆帝永和四年是为


纪念伏羲降龙马,据河图绘八卦,开创中华文明而修建的。现存明嘉靖年间所建大殿一座,室内东西山墙上镶嵌着石碑24座,有宋代程颢、程颐、朱熹、邵雍、张载、周敦颐、张汉,明清时王铎撰书的碑记。在原山门左侧立有“龙马负图处”楷书巨碑一座。1993年在原伏羲殿的基础上,修复有山门、钟鼓楼、八卦花坛、东西三十六宫、文王殿、河图坛、洛书坛等。在汤阴城北的羑里城遗址中,有两座碑,一座是河出图的画像,一座是洛出书的画像。

“河图洛书”是传说中,中华民族最早的历史文书,是我们祖先心灵思维的极高成就。当然,用现代科学的唯物主义观点来看,关于河图洛书的传说只能是神话而已。当代史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伏羲所绘的八卦图,是他在洛汭之处,即今巩义市的伊洛河入黄河的地方——神地,看到清清的洛河流入混沌滔滔的黄河中,由于冲击力的作用,在河口形成了一个旋涡,靠黄河的半个漩涡中有一点洛河的清水,靠洛河的半个漩涡中有一点黄河的浑水,伏羲据此所绘,就产生了对中华文明影响深远的八卦图。神地这个地名,大概也是因为伏羲在此绘制了八卦图而得名的吧。而“洛出书”实在是因为九朝古都在洛河的岸边,有1000多年的国都历史,班固的《汉书》,许慎的《说文解字》,陈寿的《三国志》,张华的《博物志》,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等历史巨著名篇,还有老子的道教和程颢、程颐学说都在洛阳诞生,“洛出书”也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一、河图传说:

伏羲对日月星辰,季节气候,草木兴衰等等,有一番深入的观察。不过,这些观察并未为他理出所以然来。一天,黄河中忽然帮出了「龙马」,也就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种强烈的精神震憾之中,深切地感到了自身与所膜拜的自然之间,出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和谐一致。他发现龙马身上的图案,与自己一直观察万物自然的「意象」心得暗合,就这样,伏羲通过龙马身上的图案,与自己的观察,画出了「八卦」,而龙马身上的图案就叫做「河图」。在「山海经」中说「伏羲得河图,夏人因之,曰《连山》」。 伏羲的“经卦”是来源于天文现象, 它的“根”是《河图》。

二、洛书与大禹:

自伏羲发现河图,这以后差不多过了八百年,当时洪水泛滥,百姓流离失所,大禹临危受命,婚后第四天就率众治水,并且三过家门而不入。各种方法都用过了,大禹始终没有找到治水的良策,后来有一天,他发现一只五色彩龟出现在洛水,背上的纹理形态如同文字,就此,大禹就发现了「洛书」了。

后来,经过人们研究,发现“洛书”其实是一幅纵横图,即用1到9这9个数字组成一幅数字图,使它横的每行相加、竖的每列相加以及对角线相加,其和都等于15。我们知道,纵横图就是今天所说的“幻方”,一般地,是指把从1到十的自然数排成纵横各有m个数,并且使同行、同列及同一对角线上的n个数的和都相等的一种方阵,其中涉及的是组合数学的问题。而前面所说的“洛书”,就是我国最早的一个三阶幻方。

长期以来,纵横图一直被看作是一种数字游戏。一直到南宋时期的数学家杨辉,才真正把它作为一个数学问题而加以深入的研究。杨辉在他的《续古摘奇算法》一书中,不仅搜集到了大量的各种类型的纵横图,而且对其中的部分纵横图还给出了如何构造的规则和方法,从而开创了这一组合数学研究的新领域。

纵横图在古代主要属于数学游戏,但现在已经在许多实际问题上得到了应用。目前,国际上有不少科学家正在绞尽脑汁研究它的规律。有的科学家甚至设想,如果我们的宇宙飞船飞到了一个有高级智慧生物存在的星球上,用纵横图那样的数学语言,也许可以作为媒介,沟通相互之间的思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