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奋进中崛起
———记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
 
添加日期:2004-4-2
 

今年2月25至27日,来自五大洲的30多位组合数学家聚集南开园,国际组合数学界的一次盛会在我校举行。会议尚未结束,与会的许多著名学者就纷纷对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的发展深有感触。德国著名数学家An-dreas Dress教授表示:“南开的组合数学中心已经很强,必将成为中国很重要的研究中心。”意大利Elena Barcucci教授认为:“南开的组合数学中心已经是一个重要的国际组合数学中心”。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CCS-5研究部主任、著名计算机科学家Chris Barrett博士认为:“可以清楚地看到南开已经是组合研究的一个世界中心,要是在美国办一个这样的研究机构可能每年需要300万美元。”

  其实,南开组合数学中心自成立之日起,就受到国际数学界的广泛关注。两年前,美国科学院院士、国际组合数学权威、麻省理工学院Richard Stanley教授在演讲中指出:南开的组合数学中心有潜力成为世界领先的组合数学研究机构之一。法国著名组合数学家、南开大学特聘讲座教授Alain Lascoux指出:“南开组合数学中心的发展比当年法国组合数学学派的发展还快,在南开学习要比我当年在法国读书幸运很多。”美国科学院院士George An-drews在给南开大学的一封信中提到,他深知南开有一个很强的组合数学团队。今年夏天将有包括Richard Stanley和George Andrews在内的4位美国科学院院士来讲学,支持组合数学中心的发展。

  近年来,组合数学中心的师生多次受到国外科研机构的邀请;英文教学在组合数学中心已经习以为常;研究生在国际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已经不再被认为是高要求。

  6年前,组合数学中心成立时,只有陈永川教授和万哲先院士两个人。而现在中心已经是天津市重点实验室,并被纳入教育部“核心数学与组合数学重点实验室”,同时还是南开大学“应用数学”国家重点学科的主要组成部分。

  编辑部设在这里的国际刊物《组合年刊》,是南开大学组合数学中心主任陈永川教授和世界著名的科技出版社———德国施普林格出版社合作创办的。编委中有国际数学大师沃尔夫奖获得者I. M. Gelfand, 菲尔兹奖获得者W. T. Gowers,3位美国科学院院士,1位中国科学院院士,2位国际数学家大会1小时报告人,以及多位国际数学家大会45分钟报告人。此刊物在国际同行的通讯评议中被评为“最高质量”的刊物,已经在国际组合数学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通过组合数学国际会议,主动表示愿意来南开短期或长期工作的外国学者接踵而至,组合数学中心已经显示出在世界范围内吸引优秀人才的实力。

  组合数学中心的国际影响仍在不断上升……


南开创业


  陈永川教授不会忘记,作为全国“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1998年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时的情景。在这次接见座谈会上,胡锦涛同志说,组合数学不仅是传统数学的一个分支,它还是一门应用学科,一门交叉学科。对中国的经济建设非常重要,应该大力发展。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吴文俊院士在组合数学中心成立大会上说,组合数学就是信息时代的数学。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王选院士1998年在北戴河举行的“科教兴国”座谈会上指出,组合数学在中国的应用有巨大的潜力。Andreas Dress教授最近在南开指出,应用数学和纯数学同样优美,组合数学在信息技术领域无处不在。国际数学大师I. M. Gelfand教授预言,组合数学和几何学将是21世纪数学研究的前沿领域。美国的许多著名大学、研究机构和大型企业(如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贝尔实验室、IBM、微软等等)都有组合数学的研究团队,美国还成立了专门的组合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研究机构。

  组合数学中心自成立起,就得到了国家教育部、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天津市市委、市政府和学校的大力支持。李岚清、陈至立等领导同志曾莅临组合数学中心视察;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多次到访,他称赞组合数学中心“办得很好、很先进”。侯自新校长非常关心组合数学中心的发展,一直鼓励用新的模式把组合数学中心建成一个面向国际的研究中心。

  组合数学中心一直坚持国际化的发展战略,坚持不懈地引进国际一流人才,直接在学科前沿领域参与国际竞争。中心在人事制度上实行统一的聘用制,用人而不养人,坚持待遇和贡献成正比的基本原则。中心的工作人员主要是合同制人员,虽然在经费上负担重一些,但也因此避免了“铁饭碗”现象。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切事情都变得很简单。陈永川教授说:“在人的一生中,实际上做不了几件事,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组合数学中心办成国际一流的研究机构。”


严师高徒


  陈永川教授对科研和教学的严厉态度在国内外的同行中远近皆知。他经常强调学生们一定要“苦练基本功”,在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时代,没有严格的训练,没有严格的要求,就很难培养出一流的人才。他有一套很独特的教学方法,经常把学生叫到讲台上。这种方式使学生对学过的知识一直记忆犹新,并能深刻理解。

陈永川教授上课时总是带着一大堆资料,他说,如果只是照本宣科,自己的思维很容易受到限制,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就很难有创造力。有一次他和陈省身先生闲谈时说,武林的说法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现在对学者来说应该改为“行家一开口,就知有没有”。有没有真功夫,到讲台上比划两分钟别人就清楚了,所以做学问一定得到位,一定得透彻。

  陈永川教授坚持每周给学生上至少6小时的基础课,除此以外还经常就前沿课题作专题讲座。如果实在是因为公务耽误了上课,也一定会利用各种闲暇时间、节假日将课程补上。他和同学们一起合作的文章,在最后定稿之前,总是要反复修改,甚至一个英语单词的用法都会仔细推敲。就是在他的“逼迫”下,学生们自然也就被培养成了他的“同类”。在这样的氛围里,怎么可能不人才辈出?

  组合数学中心国际化的学术环境使师生们深感英语的重要性,英语学习在这里蔚然成风。外籍教授授课之余也总是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在打球、外出购物这些琐碎小事中,同学们不知不觉提高了英语听说能力。有些学生不好意思说跟陈永川教授学习太累,所以才委婉地说过得非常充实。学生们看到自己学业上的长足长进,最终感受到了“严师”两个字的份量。


争分夺秒


  此次会议的最后一天晚上,为了让与会者及时拿到会议的所有报告资料及音频、视频文件,在陈永川教授的带动下,同学们主动通宵工作,在第二天早上代表们离校前将连夜赶制的光盘送到了他们手中,这种效率使得国外的学者们非常吃惊。

  陈永川教授对有些学生的涣散情绪常常给予严厉批评。他经常用下面的例子激励大家:有一次在美国他和学生加班到凌晨一点,正在感慨中国人工作努力,却惊讶地发现有几个美国的研究人员又来到办公室。还有一次加班到凌晨两点完成了一份报告,在刚发送几分钟之后就立即得到了回复。通过言传身教,同学们不仅学到了知识,更学到了严谨的态度和拼搏的精神。陈永川教授经常讲“要为中国人争气”,“争气”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种精神,一种行动,一种追求。就是这种志气,使得组合数学中心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近几年来,陈永川教授为许多学生创造了短期出国的学习机会,希望将国际前沿课题带回中国,迄今已有多位博士生被派到美国等地学习和交流。出国学习交流固然重要,但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国外学者到组合数学中心来访问和工作。事实上,现在许多外国专家都很乐意每年来南开工作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组合数学中心的同学们争分夺秒的学习态度令各位访问学者和教授都称赞不已。中国科学院院士林群到中心访问时深有感触地说,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有黑板,人人都在工作。Joel Stein教授与侯自新校长会谈时说:“这里的师生似乎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我惊讶于无论何时,教室和研究室里都能看到有人在学习或讨论,他们这种学习的劲头使我本人也深受影响”。以色列青年组合数学家Mansour教授说:“我从不担心在楼下找不到自行车,因为我的车总是在第一排第一个。”校党委书记薛进文2004年春节期间来中心视察,看到许多学生和工作人员在工作而没有丝毫的节日气氛,他对中心的人才引进机制和管理机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科技部副部长程津培院士有一次星期日回南开大学,发现组合数学中心的学生还在上课。侯庆虎博士见证了中心这些年来的发展,他感慨地回忆:虽然学习工作环境变化很大,可惟一不变的是“我们总是最后离开”。


以人为本


  陈永川教授经常讲:“如果把个人的力量比作重磅炸弹,那么集体的力量就是核武器。”他很真切地和同学们谈到,中国的传统使得一些人习惯了小富即安,习惯了单打独斗,习惯了自己的小天地。要克服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需要一个痛苦的过程,但经历了这种痛苦之后,就可能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到达更高的境界。经历过合作的学生们最终发现,他们的视野开阔了,心胸宽广了,成果更多了。

  团队协作被视为中心生存与发展的根本所在。Mansour教授是个“神人”,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大约只需3小时,而工作时间常常达到20小时。陈永川教授开玩笑说:“就算你每天可以工作24小时,但我们3个人只要每人1天工作8小时你就不是对手了。”也正是在这种团队精神的鼓舞下,中心的几位同学与他合作,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就做出了一个漂亮的研究结果。

  南开组合数学中心的迅速崛起,得到了国内外组合数学界的大力支持。在刚出现“非典”疫情的日子里,Lascoux教授不顾个人安危,坚持要来讲学,最终学校决定以封校为由让他将已买好的机票退掉,但他仍然坚持用电子邮件的方式指导学生。为了表彰他的突出贡献,天津市人民政府授予他“海河荣誉奖”;Stein教授把自己花费大量精力搜集到的1200多册价值6万多美元的图书全部捐给了组合数学中心图书室。

  一流的人才从哪里来?天津市委副书记邢元敏来组合数学中心视察时,用很形象的话为组合数学中心提出了人才战略:组合数学中心就是把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组合在一起。中心就是用这个战略,尽力创造友好、上进、高效、宽松的学术环境,在世界范围内吸引一流人才,不怕能人、强人、怪人。来组合数学中心访问和工作过的学者都感到在这里有事做,在这里能出成果,在这里有挑战性,在这里时间不够用。正如校长侯自新指出的,来组合数学中心的外国学者都不介意这里的待遇,是因为他们想来南开合作干一番事业。正是靠着这种海纳百川的胸怀,组合数学中心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一个超越国界的研究中心。


任重道远


  不懈的努力终换来累累硕果。组合数学中心在数学物理、组合计数、对称函数、机器证明、化学图论等方向上取得了一批重要的成果。陈永川教授和数学物理学家J. D. Louck合作,用组合的方法给出了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Schwinger一个重要公式的严格证明,引起了国际数学大师I. M. Gelfand的关注并被其引用。侯庆虎博士的毕业论文被美国数学会Steele奖获得者、著名组合数学家Doron Zeilberger教授评价为“强有力和很有才华的工作(powerful and brilliant)”,并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陈永川教授与学生合作发表的一篇论文解决了有关Ramanujan(上世纪印度富有传奇色彩的天才数学家)和国际数学家大会上1小时报告人Peter Shor的一些未解决的问题,被评价为“一篇很漂亮的文章,证明有很高的技巧”。中心关于Gauss系数交错和的工作被评价为“该等式的标准组合证明”。有禁排列的研究被评价为“有原创性的结果”。RNA二级结构计数的研究论文被评价为“有独创性的(ingenious)工作”,给出了一个“强有力的工具(powerful tool)”。在2003年度著名数学杂志《应用数学进展》(Advanced in Applied Mathematics)的论文下载排名中,中心的一篇论文名列第五。

  在纷至沓来的赞誉面前,组合数学中心的师生们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紧迫感时时在提醒着陈永川教授。他时常谈到邓小平同志所说的“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发展才是硬道理”,他在实践中深刻感受到邓小平理论就是“大发展”、“快发展”的理论。他还专门给学生讲美国前国防部长在访问中国时提出的观点:以前战争的哲学是大吃小,现代战争的哲学是快吃慢。

  “不用说太多,不用想太多,关键就是两个字:干活。苦干,实干。只要有活干,我心里就踏实了。再过两三年,南开组合数学中心一定会有一次新的跨越。”陈永川教授这样对记者说。记者在采访时看到,组合数学中心的过道上都放着复印机、打印机和书架,有时还有两个外国学者挤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办公室里研究切磋,一派发展的气象。在组合数学中心的橱窗里有这样一句话:“我们的目标是:创立和发展中国的组合数学学派,百折不挠,一往无前。” 它清晰地折射出组合数学中心的奋斗精神。(周闻)

 
  总共898篇 返 回
 
 

  南开大学报 网络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812/(G)  
     
  第 [878] 期  
     
  最后更新 2004-4-2
 
     
 

主 编:刘景泉

 
 
 
 
如果有与学校教学、科研、
学生工作以及两个文明建设方面
的相关信息,欢迎直接投稿,或
提供线索。谢谢!
  南开主页   南开新闻网  
         
  南开BBS   世外桃源  
         
  教育部   新华网  
         
  人民网   搜狐  
         
  光明网   中青在线  
         
  天津日报   中央电视台  
         
         
  清华大学报   北京大学报  
         
  南京大学报   中山大学报  
         
  浙江大学报   上海交通大学报